20160824
Fluttershy-《My Little Pony》

❀满电状态MAX的野島樺乃

总是露出一只耳朵的小可爱。



1.姓名:野島樺乃(野岛桦乃)

2.昵称:かのちゃん(kano酱)

3.年龄:14岁

4.生日:9月6日(处女座)

5.身高:持续生长中

6.喜欢的食物:只要是水果都喜欢

7.Catch phrase:
かのちゃんコールが闻きたいなー!
(かのちゃーーん!)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どんな时でも、テンション(MAX!)な、
かのちゃんこと野岛桦乃です!

想听见かのちゃんCALL!
(かのちゃーーん!)
谢谢大家。无论何时情绪都是(MAX!)
我是昵称是かのちゃん的野岛桦乃!

8.SKE48七期生甄选最终审查投票中间发表第1位,七期生披露演唱时站center位。

9.应援色是紫色...

❀最心仪的邱欣怡

整理一些目前知道的关于湾湾的资料,方便自己写文用。



1.生日是1997.1.11

2.星座是摩羯座

3.血型是A型

4.身高是165cm

5.因为是台湾人,所以一直被称为“湾湾”,是个很可爱的名字。

6.进团初期最要好的成员是俞慧文。

7.SNH48最初的三个MV《无尽旋转》《激流之战》《化作樱花树》均未进入选拔。

8.早期走妹系风格,不刻意卖萌发嗲却是公认的甜。

9.湾推的名字本来是叫做“小麦伊”,后来改为“T(tai)P(ping)J(jun)”。

10.貌似是个土豪,据成员讲家里有地下室、住别墅。

11.第一届总选举第二名。

12.经常被黑得到第二名是由于父亲投票,然而本人澄清过并非...


嗨——!
她在发推特。

我睡一会儿喔——!
她还在发推特。

自己扑倒在床上,蹭了蹭枕头。

半晌再起身,拉上了窗帘。
路过门口没去向外张望,直接关上了它。

黑暗。

摸索着走到床边,再躺下。

抱枕软软的,像玲奈酱。

意识就这样模糊了。

要睡着了。
就快睡着了。

睡着了吗……?

还没呢……

要睡……

……

……

哪里不对劲……

哪里呢……

右腿传出一阵麻酥酥,还稍微有点儿疼。
清醒了过来。
好难受,稍微有点儿慌张。

玲奈酱……?

玲奈酱。

玲奈酱——!

没等第四次呼唤,门就被推开了。
逆光里,她皱着眉。

“怎么了?”

腿好疼。
她的皱眉让我有些害怕,我...

绘姬|绚濑绘里没有弱点

文/叶米琅

绚濑绘里x西木野真姬


  夏日绵延在空气中,不知不觉我的暑假也接近了。

 
  绚濑绘里将要在蝉声弥漫在整个日本的日子回到俄罗斯,与她的外祖母共同生活一段时间。

 
  听闻俄罗斯的夏季气候温热。

 
  在满是绿的草坪上生长着葱葱郁郁的树,不远处有一片湖泊,清澈的水荡漾着。被环绕其中的是一幢二层楼房,赤色的瓦与天地的蓝绿碰撞,最终融合为一幅风景。

 
  金发的女孩说着,脸上不住泛起笑容,托...

无聊摸鱼。小真姬可爱。

海姬|片段


-海姬

-文/叶米琅

-

  金属罐与桌面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让园田海未稍稍清醒,抿抿嘴愣愣望着那罐的边缘正泛着的些许银光。

  她并不知道自己蜷于沙发的时间,只有腿间传来的阵阵麻感仿佛直击脑中带来的痛感让她有些鼻梁发酸。

  置于茶几上的手机仍是没有一丝讯息,这让她揉揉眼睛,心中蓦地升腾出一阵挫败感。

  也是知道自己亦是有着些许过错的,然而就是不愿去主动认错,一直以来自己引以为豪的理智在那位名为西木野真姬的人面前尽数崩塌。

  或许是怀念着相拥时的温暖,园田海未尝试着环抱住自己,或许是因为心里暗示,感受到皮肤相互接触处不再冰冷。

  明明是自欺欺人...

凛姬|片段

-

  西木野真姬搓着手来试图温暖些许,眯眼透过鼻腔内呼出的点点白雾望向远方,身旁的自动贩卖机传出了什么跌落的声音。

  她俯身,纤细白皙的手指附上冰凉的金属,余光见简单那个浅橙发色的同级生依旧伫立在已经秃了的树枝下,脚下是错落凌乱的枯叶,四面尽是风来的嘶喊声,那女孩却未曾移动,只捂着柔软围巾呆愣的向下望着,松绿瞳孔中分明闪烁着期待。

  记得是叫星空凛的,下课时候总是听到她兴致勃勃的声音在同学们交杂的吵闹声隐隐透出,与窗外喵喵叫着的小猫相映。

  西木野扭头,快步离去,赤色的耀眼发丝随风摇曳,也不知后来星空凛何时离去,也不知后来星空凛望了她一眼...

妮姬|大银河宇宙No.1

-

“5岁的时候,父亲带我来到一个四处是烟尘的地方,说是体会什么人间疾苦。那些和我一样大的人都在傻笑着,还有一个黑头发的说‘niconiconi~’,还自称大银河宇宙No.1。真蠢,我想。”

-

“10岁的时候,我万万没想到那么蠢的人会来我家应召保姆,那时看了她许久才想起来是那天在一堆破烂里的黑发红瞳。只不过比我大了二年,比我稍高一点儿的她总是喜欢摸我的头,明明是一个下人而已。她说自己的理想是一名闪闪发光的偶像——‘别傻了’,我这样回应她。”

-

“16岁的时候,我又见到了阔别三年的她。那天我与一个傻瓜,大概我要叫做‘男朋友’的人走在一起,她穿的简朴,在路旁不住地‘niconiconi...

海姬|小寒

-姬

致海未:

  晚上好。

  已是午夜,不知你是否入睡?

  今日是小雨,一如往日淅淅沥沥。

-海

  佐藤君也是未寝啊……是在思念什么人吗。

  关于我的妻子?

  她是一位美人儿,总是说着嫌弃,实际上是很温柔的啊。

-海

  最近真是渐寒的,也不知她是否照料好自己。

  去年的她咳嗽不停,我竟是有些失礼,“你就不会多穿一点儿吗?!”

  她低头钻入我的怀中,“嘿嘿”笑着。

-姬

  上午仍是天晴,中午转阴,再就下起小雨。

  那时正散步于河畔,笔尖...

1 / 2

© Melantha | Powered by LOFTER